24小时团膳订餐热线

400-008-9393

jianguokuaican@126.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终身学习 > 温婉珍已经尽得先机婀娜的娇躯忽然一闪
温婉珍已经尽得先机婀娜的娇躯忽然一闪 未知 admin
 
  
  温婉珍见他眼睛赤红,状若疯癫,知道他已经种了心魔。但是面对如此强劲的高手,她仍然不敢有丝毫大意。又斗片刻,她暗暗一咬
 
银牙,心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若要除去强敌,只能用险招一试了。”心念及此,忽然收招退后数尺,静静地看着楚贵,一动不动。
  
  “玉面郎君”楚贵沉浸在幻觉中难以自拔,仍然呼喝着挥剑乱砍乱舞,好一会儿才停住。他茫然四望,身周的女子没有了,那一条条
 
缠绕着自己的手臂也退却了,他头脑一凛,意识慢慢恢复过来,茫然地看着眼前的温婉珍,下意识的收剑横胸,做了个自保的架式。
  
  就在他收剑回胸,将停未停的一刹那,温婉珍出手了。她的动作疾如闪电,曼妙的身姿如一只穿花蝴蝶一样,飘飞到楚贵身前,手里
 
的软剑舞的如片片碎花,晃瞎了楚贵的眼睛。
  
  在这生死关头的一刻,“玉面郎君”楚贵再也没有了半点怜香惜玉之心,忽然大喝一声,使出了“迷魂幻影剑法”里威力最大的一招
 
“勾魂摄魄”。一柄剑如飞速摇晃的钟摆一样,扩散出无数剑影,向温婉珍笼罩过来。
  
  便在他面前失去了踪影。楚贵正自诧异,忽然觉得脖子一紧,呼吸立时为之一窒。却是
 
温婉珍闪到他身后,仗剑闯进了他的剑圈里,软剑施出,如一条毒蛇一样,死死地缠在了楚贵的脖子上。
  
  “玉面郎君”楚贵呼吸窒息,头脑却一下子清醒过来。他低头吃惊地看着缠在脖子上的软剑,瞳孔收缩,一股死亡的恐惧气息迅速蔓
 
延开来。他惊恐的想要大声喊叫,却被软剑勒的发不出半点声音来。他大张着嘴,舌头吐出来,眼睛也慢慢的鼓胀出来。他扔掉手里的剑
 
,双手拼命的一齐抓向缠在脖子上的软剑,试图把它扯下来。
  
  温婉珍成全了他,手一抖,把软剑收了回来,顿时两圈殷红的鲜血顺着楚贵的脖子流淌出来。他终于“呼啦呼啦”地透出了一口气,
 
但这口气却是从喉管的裂缝里透出来的,他的双手在空中一阵儿乱舞,艰难而含糊不清地说:“我……终究……还是……死在了……女人
 
……手里……”忽然一头栽倒,抽搐了片刻,便静静的不动了。
  
  温婉珍一番大战结束,终于松了一口气,她后退几步,忽然一跤坐倒,再也没有了半分力气。能毫发无损的斩杀番邦皇宫八大侍卫之
 
首的“玉面郎君”楚贵,实在已经耗尽了她全身的功力。
  
  这一战让她打出了名气,奠定了她在中原武林年轻一辈高手中佼佼者的地位。也使她领导的贤德帮,从江湖中的二流门派,跻身到了
 
一流之列,从此,江湖上再也没有人敢对这个女子帮派加以轻视小窥了。
  
  “铁判官”陈观年听到楚贵的惨叫,心里大惊,呼了一声:“小楚!”。他万万没想到凭楚贵的武功实力,竟然会毁在一个女子的手
 
里。他不禁再次疑问:“这帮人怎会有如此大的战斗力?中原武林的年轻一辈,怎会变得如此可怕?这一次损失的实在太大了!”楚贵是
 
他亲手培养出来的最得意的属下,可谓是他的左膀右臂。不仅如此,楚贵的家族势力庞大,也是他在朝庭中立足的资金来源与坚强后盾。
  
  楚贵的阵亡,给了他一个沉重的打击,此后可能引起的一系列祸患是无可估量的。比如楚家人会不会怪罪自己?与楚家的关系会不会
 
出现裂痕?楚贵的死,自己是有责任的,该给楚家人一个怎样的交代?早知会有如此结果,就绝不会带他出来了,一定要留他在城中守候
 
  
  “现在一切都太迟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擒了那杀他的女子,交给楚家人处置,也算是给了楚家一个交代。”心念及此,他手头一紧,
 
忽然大喝一声,一掌拍出,奇妙的掌法出其不意地击中了空悟大师。只听空悟大师一声惨叫,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横飞出数丈,口吐鲜
 
血,身受重伤,倒地不起。
  
  “铁判官”一招得手,三人合击阵势已经破了一个缺口。他纵身跃出圈外,直扑累倒在地的温婉珍。
上一篇:早抽出太阿宝剑砍开窗户溜走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