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团膳订餐热线

400-008-9393

jianguokuaican@126.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科学研究 > 黝黑的脸上布满了油光明亮的汗水
黝黑的脸上布满了油光明亮的汗水 未知 admin
 
  石风不见了铁鹜与“开山斧”谭五的踪影,正自狐疑,忽见从远处战圈里钻出一个娇小的身影来,急急地奔到两人打斗之处,蹲下身
 
来呼唤道:“大当家的……你怎么了,大当家的……你别吓我……你没事吧……大当家的……你快醒醒……”却正是那叶小蝶。
  
  原来铁鹜大当家的与“开山斧”谭五经过一番生死大战,到最后双双倒地不起了。石风因为距离太远,所以一时看不见他们的身影了
 
  
  叶小蝶细看躺在地上的铁鹜,见他双目禁闭,黝黑的脸上布满了油光明亮的汗水肩头靠近脖项处被利斧砍了一道数寸长的血口子,
 
深可见骨,鲜红的血液不住流出来,看样子伤势十分严重。
  
  叶小蝶不禁被这幅血淋淋的恐怖样子吓得哭了起来。忙用一只手捂住他的伤口,一只手摇晃着他硕大的脑袋,轻声饮泣着呼唤道:“
 
大当家的……你醒醒……大当家的……你别吓我……快醒醒啊……”
  
  过了好一会儿,终于听到铁鹜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瓮声瓮气的声音虚弱地骂道:“臭丫头……哭什么哭?我还没死呢……嗯,这一架
 
打的……可累死我了……你让我歇会儿……成不成?”
  
  叶小蝶见他终于醒了过来,知道不会有生命大碍了,才终于破涕为笑,含着泪道:“没死就好……不是,不是……没事就好,没事就
 
好……你可吓死我了,流这么多血,伤的这么重!”说着,忙手忙脚的用短刀割了半幅衣袖,为他包扎伤口。
  
  铁鹜却不领她的情,恨声说道:“你别管我……我死不了……你快看看……那贼番狗死了没有?”叶小蝶这才注意到躺在不远处的“
 
开山斧”谭五,只见他身子还好好的,没有丝毫损伤,只是项上那颗人头却不见了。她好奇心起,伸长脖子仔细搜寻,好片刻才发现,脑
 
袋原来并没有掉,却不知怎么钻进腔子里去了!
  
  叶小蝶看了这番死状,即觉得惊悚恶心,又觉得讶异可笑。她不敢多看,忙转回目光说道:“死了,死了,那贼番狗死了,你怎么把
 
他的脑袋砸进身子里去了?”
  
  铁鹜的伤口包扎好以后,总算止住了血,他稍稍回复了一点元气,便嚷嚷着说道:“他奶奶的,这贼番狗打我不过,便耍诈,妄想用
 
斧子劈下我的脑袋来。我老鹜子哪里有那么好骗?你的斧子能杀人,我的大铁锤难道是吃素的不成?我便故意让他砍了我一斧,我照他脑
 
袋还了一锤,看谁吃亏,谁占便宜?嘿嘿……番狗,上我当了吧……嘿嘿……吃亏……就是……赚便宜……”他听说对手已死,紧绷的心
 
放松下来,越说声音越弱,慢慢又昏迷了过去。
  
  在竹溪寨拼杀的群侠与一众猎户联手,对大股番兵进行反攻。这番厮杀当真称得上是一场大屠戮,彼此红了眼睛,搏杀的异常惨烈。
 
开始番兵结成阵势围攻,阵势被攻破以后,落入被动挨打的局面,被群侠乘势杀掉不少。
  
  但这些番兵毕竟是久经沙场的前线作战兵士,虽败不乱,在取胜无望的情况下,并不气馁,互相组织起来结成了几个防御阵势,力求
 
自保,以期盼能等到援兵前来解围。群侠毕竟人数太少,要想一个个攻破这些长矛盾牌结成的阵势,一时却也困难重重。局面再度进入僵
 
持态势。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这个飞龙大侠竟然是个冒牌的假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