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团膳订餐热线

400-008-9393

jianguokuaican@126.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公共服务 > 不知疲倦的舞动着手里那把锋利的钢刀
不知疲倦的舞动着手里那把锋利的钢刀 未知 admin
 
  刀百胜的刀法却凌厉异常,无人能敌,已有五名骑卫被他砍倒在地。他长髯飘飘,身体、刀法、姿势、招式浑然成一体,每个动作所
 
发出来的力道,均都恰到好处,绝不肯多浪费一丝力气。石风觉得看他施刀,就像在观赏一种刀与人、刀与力完美融合的武术艺术一般,
 
非常赏心悦目。
  
  刀百胜懂得擒贼擒王的道理,战到此时,审时度势,把注意力转到了刘甫利身上。这刘甫利是番兵的首领,只要把他杀了,番兵没了
 
主帅,就会军心涣散,战斗力自然就会大为下降。
  
  刘甫利能升任为两军对垒的前线战场参将,在战场上冲锋陷阵,自然有其过人之处。但是这种步下的徒手搏杀,遇到这些专以武术见
 
长的江湖侠士,就颇为相形见绌了。幸好那些铁骑卫受命保护,才不至于遭遇凶险。他见对头那个施刀的老者便似一把出鞘的宝刀,为了
 
完成砍杀的使命,不知疲倦的舞动着手里那把锋利的钢刀那股凛然的迫人杀气,似如刀中之王一样,所过之处,没有阻碍,无人能敌,
 
心里早已胆寒起来。
  
  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比武对阵输赢就在一股气势上,气势颓废了,败局几乎就已经判定了。刘甫利此刻见敌人刀刀不离自己左
 
右,忽然感觉一种死亡的气息向自己逼压过来,胸口顿时一阵儿气闷,不用三招两式,就已经乱了阵脚,顿时险象环生起来。
  
  刀百胜是何等人物,岂能放过如此良机?手中刀一紧,施出“铁索横江”、“排山倒海”两招,片片刀影向刘甫利罩来。刘甫利眼里
 
一阵儿发花,根本无法看清敌人的刀势,心里暗叹一声:“吾命休矣!”眼看着刀就要砍在自己脖子上了,却半点施救办法也没有,连急
 
带怕,出了一身冷汗。
  
  在这危急时刻,“铁判官”陈观年终于无法再坐视不理,倏地把手里正在转动的两枚铁胆中的一枚弹了出去,直击刀百胜的后心大穴
 
。他知道在五万番兵大军到来之前,这里的局面还需要这些番兵来维持。他也知道如果刘甫利一旦遇到不测,番兵军心涣散,战斗力也会
 
随之削弱,因此,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刘甫利被斩于刀下而不管。这枚铁胆携着呼啸的劲风,疾若箭矢流星,在刀百胜手里的刀将落未落的
 
一刹那,向着他的后心部位打了过来。
  
  刀百胜的功夫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如此强劲的暗器袭来,怎会不知?他知道如果自己这一刀砍下去,刘
 
甫利固然脑袋落地,自己的心脏定然也会被铁胆打个透明窟窿。他的招式早已练到收放自如的境界了,因此,不等钢刀砍落,忽变一招“
 
苏秦背剑”,反手一刀挥出,就如脑后生了一双眼睛一般,刚好挡在了铁胆上。他这一招看似轻描淡写,实则却使出了重逾千钧的力道。
  
  那枚铁胆击打在钢刀上,发出了“咣啷啷”一声响,被磕出去数丈,旋转着落在地上,落地后,又滴溜溜转了半天,多半旋入土里后
 
,才慢慢静止下来。刀百胜被铁胆上的一股巨大力道砸的真气为之一滞,踉踉跄跄的斜刺里跨出七、八步,犹未站稳。他急忙使一个“铁
 
板桥”的功夫,丹田气下沉,总算站稳了,只觉半条胳膊酸麻难当,软软地垂了下来。手里的刀差点拿捏不住,脱手飞出。
  
  他瞪着凌厉煞气的眸子,回头瞥了远处的“铁判官”一眼,心里大大地喝了一声彩:“好霸道的力道!哼,老贼,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