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团膳订餐热线

400-008-9393

jianguokuaican@126.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公共服务 > 一众铁骑卫插在地上的气死风灯燃烧了半夜
一众铁骑卫插在地上的气死风灯燃烧了半夜 未知 admin
 
  天色依然阴霾,却比灯烛照耀下的夜晚明快了许多。一众铁骑卫插在地上的气死风灯燃烧了半夜到了此时已经燃尽熄灭。一串串灯
 
笼随风飘荡,发出“呼啦……呼啦……”的声响。
  
  埋伏在竹林里的群侠,在设计的机关使用完毕之后,全都撤出了竹林。他们分别在东、西、南、北四个方位的竹林入口处,九人一大
 
组,摆出了飞龙大侠传授的三人合击阵势,跟番兵、侍卫做殊死的肉搏战。有的地方番兵与皇宫侍卫伤亡惨重,显出不支的样子;敌人伤
 
亡少一面,群侠的反抗就显得很吃力,压力很大。
  
  最引人注目的是在这九人合击的战阵圈外,浮萍道长与“阴阳钩”傅白,铁鹜大当家的与“开山斧”谭五,浪子与“青锋剑”施新几
 
人的三场大战。这三场拼斗虽然没有群侠战阵里那样激烈、血腥,可其精彩与危险程度,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
  
  浮萍道长左手拂尘,右手松纹古定宝剑,攻守之间,法度森严。“阴阳钩”傅白的兵器自然是阴阳双钩,这双钩能够锁拿兵器,正是
 
刀、剑等武器的尅星。傅白在这对兵器上苦练几十年,钩法施展的得心应手。但浮萍道长的轻功高超,速度飞快,行动起来,便如鬼影子
 
一样令人捉摸不定,傅白却拿他半点奈何不得。
  
  铁鹜的大锤对上“开山斧”谭五的开山斧,两件重兵器每次相撞,都会发出沉闷刺耳的铁器交击声响。开山斧遇到大锤,可算是遇到
 
了对头,斧刃虽利,哪里砍得动厚重的铁锤?因此成了无用之物,使谭五施展出斧法来,总觉得碍手碍脚。幸好铁鹜的锤招虽然力大,却
 
颇为笨拙,灵活性差,倒让他有了回旋的余地。
  
  浪子与“青锋剑”施新用的同样是剑,浪子出身武林世家,剑法却没有半点中规中矩的样子,显得放荡不羁,挥洒无度,毫无章法可
 
循。施新能在八大侍卫中排行第三,剑法修为自有其过人之处。他的青锋剑比普通宝剑宽出二指,厚出数寸,招式也自与众不同,招招阴
 
险狠辣,力道十足,大有不把对手置于死地绝不罢休的气概。两人打的难分难解,一时无法分出胜负。
  
  而场中打的最激烈、最惨不忍睹、最血腥的地方,当属竹溪寨群侠与一众围攻番兵的大战。石风站在树上放眼望去,地上躺的一片片
 
全是尸体与残肢断臂。大片大片的草地被鲜血染成红色,血水汇聚成一道道水流,淌进小溪里,半壁溪水被染成了红色。一股浓烈的血腥
 
气味弥漫开来,直冲人头顶,令人闻之作呕。
  
  看了这等较大规模的激烈屠杀,石风才感到了单个人的力量与生死的弱小,心想:“在这样的战斗里,生命就像待宰的羔羊一样脆弱
 
,死几个人跟死几只蝼蚁有什么区别?我杀那么一两个人又算什么?他们若不死,我现在只怕就已经像这些躺在地上的人一样,因浑身鲜
 
血流尽而死去了。”心念及此,想起那胖瘦两侍卫的凶恶,他才感到了一阵阵后怕,杀人后生出的恐惧感渐渐缓松下来,心里不住感激那
 
蒙面女子的救命之恩。
  
  刀百胜带领的从番邦撤下来的高手,组成了两个九人阵势,宛如两座铜墙铁壁,任番兵怎么攻击也牢不可破。十八名大侠身上,尽数
 
被鲜血染红,一时也难以分出这血是敌人的还是自己的。样子看上去极为诡异恐怖,宛如十八尊凶神恶煞一般,个个威风凛凛,勇猛无匹
 
,打的番兵鬼哭狼嚎,心惊胆战。一阵儿砍杀下来,其余番兵吓得远远围着,再没有人敢轻易上前送死,场面一时相持起来。如此惨烈场
 
面,当直让人看的热血沸腾。
  
  他再看万刀门门主刀百胜与空悟大师两人抵挡番将刘甫利和十二名铁骑卫。一众铁骑卫在马上打仗习惯了,步战相比就差一些。空悟
 
大师棍法娴熟,杀招虽少,防范却极为严谨,敌人甚难突破而入。